超清中文乱码字幕在线观看_中文字幕久精品视频在线观看_色播丁香五月缴情综合网
廣東至高律師事務所 >> 至高論壇
將內容分享到:0
 所在位置: 網站首頁 >> 至高論壇 >> 專業分析
憲法與訴訟
文章作者: 朱梅芳    更新時間: 2019/12/4
  作為一枚法學科班生,被問及“何為憲法?”,筆者大概會脫口而出“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是‘母法’,是立法的依據和基礎,是治國安邦的總章程,規定國家的根本任務和根本制度……”提問之人是似懂非懂,被問及的筆者也僅是教科書式的背誦大概。如該提問之人適時打斷,拋出其所欲知問題“憲法這么厲害,我能在這次的官司中用上嗎?”能用嗎?能用嗎?能用嗎?
  在靈魂三追問下,筆者將從理論和實踐兩方面,與大家一起探討,憲法能否在訴訟中引用(適用)。
 
  一、在理論方面
  1954年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討論我國第一部憲法草案時,毛澤東同志有一段話,很好地說明了什么是憲法、憲法的地位和作用。他說:“一個團體要有一個章程,一個國家也要有一個章程,憲法就是一個總章程,是根本大法。用憲法這樣一個根本大法的形式,把人民民主和社會主義原則固定下來,使全國人民有一條清楚的軌道,使全國人民感到有一條清楚、明確的和正確的道路可走,就可以提高全國人民的積極性?!?/DIV>
  迄今,理論界及大眾對憲法實施、憲法運用的理解,更傾向于“憲法通過制定具體法律來實現生活中生動的、具體的權利義務關系,法院通過法律進行裁判活動?!?SUP>1眾多學者中,最具有代表性的觀點是民法學家王利明教授的:“在我國,由于憲法規范不具有可司法性,無法直接適用于案件裁判,所以,有必要通過部門法將憲法的原則、規范予以具體化,這也是我國憲法實施的重要方式。同時,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其雖然規定了國家的政治經濟體制和公民的基本權利,但其規定大多抽象原則,難以直接適用于具體的經濟社會生活事實?!?SUP>2



  2013 年 11 月 12 日,在《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建立健全全社會忠于、遵守、維護、運用憲法法律的制度?!笔状翁岢隽恕斑\用憲法”的概念,憲法“從天上落地人間”。所謂“運用”是指利用,至于利用的主體,即可是相關的國家機關,亦可是單位或個人。作為司法機關的法院如何能將憲法作為疑難案件的裁判依據,從而最終實現“運用憲法”?是直接引用憲法條文?亦或利用憲法進行法律解釋?
 
  二、在實踐中
 ?。ㄒ唬┰跀盗可?/STRONG>
  筆者在Alpha系統(法律智能操作系統)中(截止2019年11月28日)的“案例”一欄中用“憲法”一詞進行檢索,共有案例 60113 條,其中2012年共764件案例,2013年1741件,2014年5130件,2015年9290件,2016年10141件,2017年11467件,2018年12597件,具體圖如下:



  從上圖可知:2013年較2012年翻了一番,2014年是2013年的三倍,2015年后趨于平緩。
  
  (二)在運用方式上(因案例較多,僅從公報案例及優案評析中選取部分案例)
  1、在裁判文書的說理部分,僅引用憲法的原則、精神等。
  如:“河縣四排赫哲族鄉政府訴郭頌等侵犯民間文學藝術作品著作權糾紛案”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認為:原告作為依照憲法和法律在少數民族聚居區內設立的鄉級地方國家政權,既是赫哲族部分群體的政治代表,也是赫哲族部分群體公共利益的代表。在赫哲族民間文學藝術可能受到侵害時,鑒于權利主體狀態的特殊性,為維護本區域內赫哲族公眾的利益,原告以自己的名義提起訴訟,符合憲法和法律確立的民族區域自治法律制度,且不違反法律的禁止性規定。被告關于原告不具有訴訟主體資格的抗辯主張,不予采納。
  2、在裁判文書的說理部分,直接引用憲法的內容。
  如:“吳少暉不服選民資格處理決定案”屏南縣人民法院認為:選舉權與被選舉權,是憲法規定公民享有的一項基本政治權利。該法院直接在說理部分引用了憲法第三十四條。又如:“佛山市順德區陳村鎮合成社區居民委員會與佛山市順德區陳村鎮晶科焊接設備廠土地租賃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十條以及《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五條之規定,“征用”的對象僅限于農用地,是為了社會公共利益的需要,國家將集體所有土地轉變為國有土地的強制手段。
  3、在裁判文書的裁判依據中直接引用憲法的具體條文。
 ?。?013)珠民一重字第5號民事判決書湖南省衡陽市珠暉區人民法院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六十二條第一款第(三)項、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二)項進行了判決。
  “張超軍訴蔡麗珍遺贈糾紛案”無錫市錫山區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四十九條第四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二條、第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十六條、第二十五條第二款之規定,判決:駁回張超軍的訴訟請求。
  從上述案例中,我們或許可以開始歡呼雀躍,中國的憲法邁入了“司法化”或者說中國的憲法走入了司法領域。



  不知大家是否還記得“憲法司法化第一案”的齊玉苓案,2001年8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以侵犯姓名權的手段侵犯憲法保護的公民受教育的基本權利是否應承擔民事責任的批復》“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你院[1999]魯民終字第258號《關于齊玉苓與陳曉琪、陳克政、山東省濟寧市商業學校、山東省滕州市第八中學、山東省滕州市教育委員會姓名權糾紛一案的請示》收悉。經研究,我們認為,根據本案事實,陳曉琪等以侵犯姓名權的手段,侵犯了齊玉苓依據憲法規定所享有的受教育的基本權利,并造成了具體的損害后果,應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DIV>
  但是2008年12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廢止2007年底以前發布的有關司法解釋(第七批)的決定》廢止了上述批復。該廢止事件,一度被認為是中國憲法司法化的“終止”“死亡”。
  就上述三種情形,有不少學者認為,法院在行使審判權的過程中可引用憲法條文或原理、精神為最終適用法律處理案件增強說服力,可以用于論證,但是不能將憲法條文作為裁判的直接依據,正如童之偉教授指出“法院無權直接依據憲法進行裁判,而遵守性援引憲法注重援引憲法進行說理,能夠促進憲法實施,維護憲法權威?!?SUP>3
  
  筆者贊同上述觀點,理由如下:
  1、憲法第一百三十一條賦予“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規定獨立行使審判權”,其中的“法律”是狹義概念,不包含憲法;
  2、《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法院組織法》第一條“……根據憲法,制定本法”,但在第四條提及“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規定獨立行使審判權”再一次印證:人民法院的審判依據不包含憲法;

[1] [2]  下一頁

 
 
 
版權所有©2003-2021廣東至高律師事務所GUANGDONG CHIKO LAW FIRM
網站備案:粵ICP備15046760號 | 按內容搜索 | 百度統計 | 
本網站由 <廣州·凈致設計> 設計維護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地理位置  |  總所/電話: